欢迎您来到南洋新闻网!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
【我的南洋学生】之二 谢谢你,帮我还钥匙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要闻
【我的南洋学生】之二 谢谢你,帮我还钥匙
* 来源 : 党政办 * 作者 : 党政办 * 发表时间 : 2018-07-04 * 浏览 : 0

谢谢你,帮我还钥匙

人文社科学院 张晓萍

 

南洋的多媒体设备多半是要用钥匙或卡才能打开的,大概每一个南洋人都知道;教学楼的多媒体钥匙集中在 C307办公室领取,大约有五成南洋人知道;南洋的教学楼很长很长,从五楼A栋到三楼C栋,中速行走至少费时5分钟——这个,我不确定有多少南洋人知道。

我知道,当然是因为实践出真知;不止是我,每个有课的清晨和每个需要换教室的大课间,老师们的主旋律几乎都是四个字——步履匆匆。

当然也有例外。譬如,有夏晨涛和赵博源的时候。

夏晨涛,16汉语班的班长,高高的个儿,眉目疏朗,嘴角总带着一抹狡黠而温暖的笑容,看起来阳光又清爽。他爱笑,也爱开玩笑,风趣而不矫饰,因此人缘极好,以至于似乎全校的每一个班级都不乏他的熟人。

上汉语班的古代文学课时,我常布置专题研究作业,让学生们上台汇报研究成果。每一次,他也许不是PPT制作最精良、汇报内容最精彩的那个,但一定是台风最好、状态最松弛的那个。别的同学上了讲台常常紧张得语速飞快,目光无处安放;他则不然,全程含笑讲述语速平稳,时时左顾右盼扫视全场,甚至还能与听众互动问答,全场氛围都因此而轻松和自在起来。

在我看来,夏晨涛最妙之处就在于此——自在。自己自在,让人自在。

每一节课,毋需格外拜托和交代,他一定早早领了钥匙来到教室,开好设备和电脑等候任课老师;上完课,他径直走到讲台边,大喇喇手一伸:“老师,钥匙给我。”无比顺理成章无比自然,让人一点点麻烦别人的负疚感都没有。每天如此,每节课如此,看来简单,谈何容易。

上个学期,我暂时没有汉语专业的课,但是,人文社科的上课教室基本上都集中在五楼B栋,所以常常不期而遇。但凡晨涛下课时经过我的教室,他总是不忘探身进来问一句:“张老师,要不要帮你还钥匙?我顺路带。”“当然,谢谢啦!”每一次,我都这样毫不犹豫地回答。因为,和他相处,真的不需要多余的客套和礼貌。如沐春风。

赵博源则不同,他像秋日的阳光。

他是16五年专旅游管理班的纪律委员,每次见他,我总想到四个字——“温其如玉”。他身姿挺拔,面容恬淡沉静,浑身散发着与年龄不相称的稳重成熟。无论何时何地,见到师长,他总是即刻垂手肃立,微微一躬:“老师好。”颇有旧时遗风,令人心旷神怡。

每次上课,他总是坐在教室第一排最靠窗的位置,仿佛默默无闻,但又往往引人注目。上课时,他始终保持着最端正的坐姿,肩不垮腰不松,目光专注坚定;即使没有任何监督,他上课时也从不碰手机;也不曾见过他在课间玩任何一款手机游戏——倒是常常带着一本纸质书在课间阅读。

你说,这是不是一股清流?

他的话不太多,即使是在最热烈的课堂讨论中,他也往往沉默旁观,似乎并不热衷于表达自己的想法;然而当你真的这样以为时,他又常常在某个难题众人无解时站起来,从容不迫、条理清晰地发表自己的见解。他只是不喜热闹罢了。

他一直这样礼貌而谦和,仿佛永远克制,永远冷静。然而不幸,我却惹过他生气。某次国学课上,忘了讲到《大学》的哪一篇,因为与古代圣贤的“正心”“慎独”作比,议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话题,因为我个人对当下的许多青年人行事风格颇有微词,不觉间语带讥讽夹枪带棒。全班默然中,博源突然站了起来,脸涨得微红:“老师,我觉得你这么说不合适。”我有些讶然,因为他的一反常态:“哦,哪里不合适呢?请你说说看。”他犹豫了一下,嘴唇动了动,仿佛有满肚子的话要说,可是又突然把头一偏,重重说了句:“算了!”然后重重坐下。那一节课,他再也不肯抬头看我。

原来,温和的博源君是有脾气的,他有他的坚持。后来,我私下找他解释并获得他的谅解,从此,对他更添了几分敬重。

他看上去这样冷静理性,然而,又常给人猝不及防的暖意。

只要博源在,多媒体设备和电脑也一定是早早开好等待任课老师到来的。下课时,他甚至不肯让老师多花一丝力气多费一点儿时间:“老师,没事儿你走吧。设备电脑放着我来,钥匙我还。”对此,我安之若素。

——你办事我放心,这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。

某个下午,我上别的班级的课,下课时正好有些急事处理,来不及还钥匙了,抬头一看,正好看到博源熟悉的身影,真是如遇救星:“博源,麻烦你帮我还下钥匙,谢谢。”“没问题。”他微笑着说。这是一定的,我知道。

隔了些日子,同一个时间段下课,我正准备下楼,听到后面有人唤我,一看正是他。“博源,什么事呀?”他习惯性地微微一躬:“您要我帮您还钥匙吗?”我不由得笑了:“当然求之不得,可是,你怎么知道我要还?”“上次您让我还过——所以我记得您周一下午是有课的……”他依旧一脸标志性的平静;可是,我心里却涌起了暖暖的浪,一层,又一层。“谢谢你,博源。”谢谢你记得这么微不足道的细节,谢谢你这样细心熨帖。

谢谢你,帮我还钥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