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南洋新闻网!

高教视点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高教
大学图书馆设学习包厢的是与非
* 来源 : 光明日报 * 作者 : 光明日报 * 发表时间 : 2013-11-01 * 浏览 : 169

    一个不足一平方米的格子间,四周有挡板,内置一个“L”形方台,一把椅子,一处电源和一盏台灯,组成了一个“学习包厢”。近日,高校师生、网友及社会群众对于吉林某大学图书馆的“学习包厢”是否应该设立、该不该收费、应如何分配引发了热议——

  大学图书馆座位紧张问题由来已久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各学校都绞尽脑汁。近日,吉林某大学的169名同学正式告别了排队到图书馆抢座位的日子,成了学校图书馆二楼“学习包厢”里的“租户”。

  所谓“学习包厢”,就是一个不足一平方米的格子间,四周有挡板,内置一个“L”形方台,一把椅子,一处电源和一盏台灯。在该大学图书馆二楼,这样的“学习包厢”共有169个。虽然进入“雅间”需每年缴纳800元的租金,但“学习包厢”刚一设立,就被一抢而空,可谓“一厢难求”。

  然而,“学习包厢”引来的却不仅仅是抢购热潮,还有舆论热潮。一时间,早些年就在我国许多高校出现过的“学习包厢”,重新成为了人们关注和思考的对象,包厢是否应该设立、该不该收费、应如何分配等一连串儿问题成了高校师生、网友及社会群众讨论的热点。

  “考研热”加剧资源重置?

  “如果不是为了考研,恐怕包厢也不会这么火。”刚刚迈入大三的张同学是租用者中的一员,他分析,“图书馆座位有限,大家来回进出、加上借书和还书造成的声响,容易降低学习效率,所以准备考研的同学更愿意租用独立的包厢备考。”

  记者随机向学校图书馆设有“包厢”的20位同学发放调查问卷,“如果经济条件允许,打算租用包厢”的有19位,只有一位同学勾选“无所谓”。而在“租用用途”中,选择“考研(考公务员)等考试”的占55%,选择“希望拥有独立空间”的占35%。一位租用过包厢的女毕业生小乔坦言,自己在租用期间,不过是上网、看电影和杂志。

  “这正与现代青少年的社会状态相切合,”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付诚表示,“现代大学生多为独生子女,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就存在着对独立空间的向往和需求,对某种事物是否属于自己有着明确的概念。”

  吉林省教育学院德育研究所副所长王会平认为,即使是身在“学习包房”中的学生,也并非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,很多学生仍心不在焉:要么对自己所学的内容不感兴趣、不喜欢;要么为了应付考试而被迫学习,所以很容易转移和分散注意力。或是只为了追求包厢中无人监管和注意的舒适与惬意。王会平提醒大学生,在当今紧张的就业形势下,还是要提高自身的专注力和自制力,才能适应将来的各种复杂工作环境。

  同时,因为就业压力的不断加大,越来越多的高年级同学把“考研和考公务员”视为毕业后的最好出路。他们对“学习包厢”的强烈需求,也促成了“包厢热”的现状。

  王会平说,高校在大学教育期间,也应倾向于大力倡导学生的多元化择业能力和多元化的发展规划,使大学生一味地追逐考研、考公务员的过热现象变为正常的温度。

  价格杠杆分配公共资源?

  吉林某大学相关老师表示,“学习包厢”每年800元的租赁费,主要依据2006年吉林省政府办公厅转发的省教育厅、省发展改革委、省财政厅《关于进一步规范高等学校教育收费管理的若干规定》,将研究生学习期间使用费规定为50~80元/月。据走访,吉林省内设立图书馆包厢的其他高校收费标准也大致相同。

  “我们认为一年800元钱的费用还是能够接受的。对于家庭条件好的同学,800元钱都不够一个月的生活费;对于条件差一点儿的同学,如果要考研,花800元钱也是值得的,毕竟重新复习一年的费用更高。”3名农林经济管理专业的同学意见统一。

  “图书馆本来就是属于学生的,包厢占用了学生的公共资源,还要向学生收费,这是对我们个人合理权益的侵占。”对于图书馆的收费包厢,也有同学提出了反对的意见。

  付诚认为,高校图书馆作为公共资源,首先就是为公众服务的。改变公共资源为少数学生服务,损害的当然是绝大多数学生的利益,对公共资源的这种操作有违公平。如果高校未将从中获取的利益用于对公共资源的改善,而是为少数人所操纵就更不应当了。

  据查阅报道,烟台大学图书馆也曾在2011年设立过收费的“学习包厢”,标准为每月2元。在一片争议声中,校方责令图书馆取消了“学习包厢”收费,并做好已缴费用的清退工作。而在广东的一些高校,类似的学习包厢采用的是缩短使用周期、组织审批推荐、摇号等方式进行分配,且完全免费。

  王会平说:“高校设置的‘学习包厢’,一旦收费,就会让金钱去分配座位,让有钱的学生长期霸占着包厢。即使要设立包厢,也应采取更好的分配办法,比如以学期为时间单位进行动态化管理,按比例分给各个院系,各个院系可根据学生成绩和学习态度等进行评分分配,其目的就是让爱学习的同学享受环境优雅的独立空间,这也是对学生努力刻苦学习的一种激励。”(记者 曾毅 特约记者 任爽 通讯员 刘志昆)